成立13年,營收破億,掛牌新三板,這家喊著“無兄弟,不編程”的公司倒閉了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純潔的微笑(ID:keeppuresmile),作者:微笑很純潔,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兄弟連是我親生的,寫這封信的時候我的心在滴血,未來要獨自面對沒有你的日子,傾盡所有只求你能活下去,大災面前只能眼睜睜看著你逝去……

如果你是一名 PHP 開發工程師,一定聽過一家叫做兄弟連的培訓機構,它是國內最大的 PHP 培訓機構,當然倒閉之前主流編程語言都囊括了。

市場泡沫 創業 互聯網

2014 年,我從零參與一家互聯網公司的組建,那時候最初的公司技術選型前端就是 PHP,用 PHP 做網站確實有它的優勢,開發快改動快部署簡單。

那個時候我剛接觸到 PHP,在網上找 PHP 的學習資料時,看了不少兄弟連的視頻,當時公司也招聘過從兄弟連來的同事。

就這樣一個在業內非常具有影響力的公司,說倒閉就倒閉了

2 月 6 號晚間,兄弟連創始人李超發布文章《致兄弟連全體學員、員工、股東的一封信》,表示因受疫情影響,即日起,兄弟連北京校區停止招生,員工全部遣散

李超在信中稱:

疫情之下,高校延遲開學,線下培訓業務暫停,恢復時間未知,受影響最大的就是他們這些線下培訓機構,使得兄弟連壓力爆增。

自己曾經為了救公司,一度將自己在北京的房子抵押,到現在還背千萬以上的債務,同時反思了自己在管理上的問題。

公司的現金流一直很緊張,年前曾壓縮成本、緩發工資、全體動員,計劃在節后招生旺季打一個翻身戰,但疫情成為壓到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唏噓之間,大家可能不知道,兄弟連曾經是IT培訓領域的一匹黑馬

1

屌絲逆襲當上 CEO

兄弟連創始人李超,絕對是屌絲逆襲成為CEO的標準樣本

李超 70 后, 16 歲初中畢業沒有考上高中,于是去了一家鐵路技校讀書, 19 歲的時候從這個學校畢業成為了一名鐵路工人。

那個時候,他還不知道未來他會在 PHP 培訓領域掀起風雨。

在鐵路公司當了 3 年工人后,終于混上了工頭,這在當時是很多人羨慕的崗位,優秀的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都會很努力,李超并沒有滿足現狀。

在工作期間,邊工作邊學習,陸續參加兩次成人高考,先后兩次考入鐵路部門相關高校,2002- 2004 年在大連交通大學(成教)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學習。

可能學校也不咋的,他發現所學的課程和企業實踐是脫節的。 2003 年,畢業前夕, 25 歲的他報了一個培訓班,學習他認為未來有前景的 Linux、PHP 等開源軟件。

從大學畢業后,拿了一千塊錢來到北京,去到他參加培訓的機構總部工作。 3 年多時間,陸續做過技術支持講師,講師經理、教學主管、教學總監等職務。

也就是這段培訓機構工作的經歷,讓他真正了解如何去做好一名優秀的講師,以及培訓機構是如何運作的,這為他日后創業打下了基礎

2006 年,李超非常看好 PHP 的前景,專門寫了一個很好的策劃書想說服上層加大對 PHP 培訓力度,當然公司并沒有屌他這個年輕人。

公司不干我來干!

2006 年底, 28 歲的李超充滿了雞血,和朋友東拼西湊搞了 20 萬元,創辦了“兄弟連IT教育”,一匹黑馬即將誕生。

2

培訓屆黑馬兄弟連

兄弟連成立之初只專注于 PHP 培訓,并且管理非常嚴格,如果出現擾亂課堂秩序、遲到早退、打架等情況,罰寫、罰站、罰款、休學、開除一樣不少。

李超認為他們吸引過來的學生,大多是高職、三本畢業的,自控能力比較差,雖然他們主觀上想學好編程,但容易懶散。為了保障培訓教學的質量,于是制定了非常嚴格的制度,

公司的 Slogan 是“無兄弟 不編“,企業文化既嚴格又逗比,兄弟連培訓中心的教室外墻上,畫著很多有趣的漫畫和標語。

比如:“除了手里拿著的這本《金瓶梅》,我最愛《細說PHP》!”、“超哥說,學習編程三要素:第一,堅持;第二,不要臉;第三,堅持不要臉!”等等。

兄弟連培訓中心教室外墻上的標語

除這些外,兄弟連的機房 24 小時開放,學生隨時想學習隨時過來,要求每個學生晚上要上晚自習至 12 點,才可以離開教室。

剛開始的這些制度都做對了,再借勢中國互聯網的高速發展。兄弟連短短數年間,逐步成為了國內最大的 PHP 編程語言培訓機構

3

接觸資本的對與錯

2009 年兄弟連自編教材《細說PHP》一炮而紅,在學員中影響廣泛。到 2011 年,兄弟連發布的PHP學習視頻已經超過 500 集,累計下載突破 1000 萬次

2012 年再版的《細說PHP》已經是第 7 次印刷,銷售量過兩萬冊……文化的輸出,讓兄弟連聚集了一批充滿兄弟情懷的“原始種子”學員

從 2007-2014 年,兄弟連一直穩定高速的發展著,慢慢的在 IT 屆也打出了名聲,這個時候資本也慢慢找上了門。

2015 年,兄弟連開始擁抱資本,獲得了山水創投和濰坊大地合計上千萬元的投資。隨著資本引入,兄弟連進入高速發展期,學科品類校區迅速擴張,產品涵蓋Python、JAVA、PHP、H5、UI等多個IT學科。

兄弟連的巔峰時刻出現在 2016 年。

2016 年 5 月,兄弟連又獲得了中信證券和華圖資本共計1. 39 億元投資。最多的時候,兄弟連賬上有1. 5 個億現金,同年 9 月掛牌新三板

隱患可能早已經埋下伏筆,早在上市前,李超等公司股東就與杭州華圖簽訂了《增資協議的補充約定》,立下業績對賭協議

協議規定:如果公司 2016 年的凈利潤低于 2500 萬元,并且公司 2016 年銷售現金流低于1. 5 億元,管理層沒有完成約定業績,將相應差額資金支付給杭州華圖

4

成也資本敗也資本

拿到大量資金之后,李超和公司的管理者們顯然并沒有做好如何使用它的準備。2015-2020 僅僅接觸資本四年多,公司就到了。

在兄弟連成立之初,就很重視百度推廣,不但在百度上投放了廣告,也在百度知道、百度貼吧等板塊活躍著,學員也大部分來自百度。

拿到大量的投資之后,為了完成對賭,大量的花錢投入百度推廣,然后再大量掙錢。公司進入買流量消化流量就能掙錢的模式,然后這種模式并不能長久。

2017 年,兄弟連在百度上花了 3000 萬元廣告投放費用, 2018 年花了 2000 萬元,這些還不包括負責投放營銷的團隊成本。頂峰時,兄弟連公司總人數達到了約 750 人

和所有有錢之后的公司很類似,兄弟連開始招聘很多“能人”,這些能人具有豐富的市場經驗,可以幫助公司提高業績,迎合資本。

事后證明這些能人在短期內確實起到了效果, 2016 年公司還有1. 5 億元的流水,到了后面就越來越差,很快到了 2019 年錢砸沒了。

期間李超也意識到了問,嘗試著改變師資力量、教學模式,緩發工資、壓縮團隊等等一些列措施,但仍然沒有改變公司走下坡路的局面。

2020 年,國內遭遇“肺炎”疫情,全國高校延遲開學,培訓企業暫停開工,成為了壓到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5

最后

李超從一個小縣城走到北京,從培訓機構到北京創業,創辦兄弟連 13 年,讓很多學員和員工通過兄弟連改變了生活軌跡。

他覺得自己很幸運,有幸生在這個時代,趕上中國的高速發展。同時又很可惜,經歷公司從無到有從有到大從大到無

李超在信中悲情寫到:

兄弟連是我親生的,寫這封信的時候我的心在滴血,未來要獨自面對沒有你的日子,傾盡所有只求你能活下去,大災面前只能眼睜睜看著你逝去……

兄弟連的故事可能結束了,但李超的故事還在繼續,他可能還需要處理很多公司后續的事情,可能還需要償還欠款...,他和家人還需要面對更大的壓力。

我們不禁在問,如果兄弟連沒有接觸資本呢,雖然是一家小公司但仍然可以活得挺好。但我們不是當事人,不能感受他的壓力,并且誰又能坦然面對公司上市財富自由的誘惑。

我們也應該反思,不能一味的鼓勵全民創業、走向資本、財富自由。這些年經濟下行,已經看到了很多悲慘的遭遇,甚至創業不成跳樓自殺。

不管是企業還人,活著,才有一切可能。

雖然這次“肺炎”疫情必然給中小企業造成致命打擊。但是,危與機一直都是同時存在。有公司會倒下,有公司會堅守,也有公司會將危機化為轉機,等待下一個爆發期的到來。

畢竟,春天已經來了。

參考:

兄弟連創始人李超:鐵路工人逆襲IT培訓鐵血教頭

變態嚴管?華圖過億元投資的兄弟連是一家什么樣公司?

疫情壓垮的首家線下教培,培訓機構兄弟連倒閉

作者簡介:純潔的微笑,一個有故事的程序員。曾在互聯網金融,第三方支付公司工作,現為一名自由職業者,和你一起用技術的角度去看這個世界。我的微信號puresmilea,歡迎大家找我聊天,記錄你我的故事。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2012年3月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