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家互聯網公司在武漢的自救故事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趙思強 御寒 園長 石燦 陳彬 閆俊文,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武漢封城 21 天了,全國人民都在密切注視著這座城市,期盼著好消息傳來。

在過去的 21 天里,除了每一位身處武漢的普通市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每一家身處武漢的公司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每一位員工也同樣在這場疫情中,面對著大量突如其來的挑戰。

我們找到了 8 家身處武漢,或與武漢相關的公司,了解了他們個人,以及公司在這 21 天內都發生了什么。

不斷更,一直會在

哪吒  公眾號WHatplus主編

“WHatplus”是武漢當地的頭部生活方式自媒體。在這座喜歡熱鬧、熱愛美食的城市,“WHatplus”圍繞著吃喝玩樂,做成了一個篇均閱讀量 5 萬左右的成功大號。和其他”新一線“城市同行相比,這家公號也算得上高流量的自媒體平臺。

但疫情的影響從線下服務業向生活方式媒體的傳導,往往是最快的。

平時的廣告排期能排到 2 月底,現在相對少了一些。不少線下店取消了廣告投放,他們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開業。

好在“WHatplus”的廣告類內容僅占日常推送的三分之一,廣告客戶群除了吃喝玩樂的相關店鋪,還有一些地產、文旅項目,不利因素被控制在了最低限度。我們在上周還接到了廣告,盡管“WHatplus"是武漢當地報價較高的自媒體,目前的正常運營并沒有被打亂,廣告合作稿件的標準也沒有降低。

1 月 20 號,“WHatplus”編輯部開始放假,為了在不算短的春節假期持續更新,我們備下了不少和節日生活有關的稿子。剛放假不久,急轉直下的疫情讓“WHatplus”編輯部重新規劃接下來的稿件排期。

接下來的半個月,我們進入了“疫情模式”。

WHatplus為用戶推送疫情信息、提供就醫服務

在武漢尚未“封城”之前,我們跑遍了超市、火車站、銀行、車管所,給用戶帶去了一手生活信息;封城后,散落在武漢和湖北各地的編輯在家繼續辦公,為了給用戶提供更多資訊,我們把更新頻率從一周五更提高到了日更,本來計劃好的春節稿件,也全部被重新整合編輯過的服務信息取代。

整個編輯部參與到志愿者服務行業中了。有的同事幫助協和醫院運物資,有人幫助在后臺留言“回不了家”的武漢人回家,也有同事幫忙協調聯系捐贈物資和志愿者......最近,我們還開通了線上服務,幫助用戶對接醫療資源。

嚴峻的形勢下,武漢線下服務行業“融冰”之期未定。但對于這家和武漢、和武漢人緊密相連的生活方式自媒體來說,所有業務,都和這座江城“一刻也不能分割”。

1700 萬是沒有了

劉迪  武漢華夏天達電影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

我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目前在漢口區居住,這是疫情最重的區域。疫情發生后,我一直在家待著,關注著行業與疫情的消息,這應該是我工作之后在家待的時間最長的一次。

我們在全國有將近 30 家電影院,分布在湖北、廣東、江西、河南、河北等地,僅武漢就有 3 家。 1 月 20 日,鐘南山院士召開發布會,說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新冠肺炎)有人傳人的情況出現。我們在各地的影院就陸續收到了行政職能部門的通知,要求暫停營業,具體開業的時間未知。到現在也沒有。武漢市是最早關門的,各地的電影院基本都在 1 月 24 日之前暫停營業了。

過年期間的票房,占我們全年總體票房的 5 分之 2 左右,按照 2019 年的統計,春節檔票房是 1300 多萬。我們在 2019 年又新增了三四家電影院,預估至少是有 1700 萬是沒有了。

票房損失不說,更重要的在于業務損失。影院行業,是一個高投入低產出的行業,一個影院可能要投入幾百萬甚至上千萬才能投入運營,但它的營收是通過一張張票賣出來的。目前,我們國家的票房分配是,50%歸影片方、發行方、院線,5%的專項資金,以及3.3%的專項資金稅。 10 塊錢, 5 塊錢制片方拿走了,還有0. 83 元國家拿走了,真正留給影院的只有4. 17 元,它還要承擔水電、租金、人力等等其他的一些成本。

1 月 23 日,通知暫停營業那天,湖北荊州一家華夏國際影城在給員工測量體溫(受訪者供圖)

疫情發生之后,我們開了一次緊急的視頻會議, 20 多位全國各地的店長參加,大家都很沉重,辛酸,準備了一個月或者更長時間的工作白干了。疫情之下,每個人都沒辦法,我們首先要做好影院員工的人身安全、消防安全以及財產安全,讓員工響應國家號召,不要出門,要求影院店長要對影院存放的現金以及設備做好管理,比如每隔兩到三天,給放映機充一次電。電影院的一臺設備幾十萬,要注意保養。

很多員工都在擔心影城后面的路怎么走。尤其是很多縣級城市的影院,他們春節期間的營業額相當于全年50%以上。很多縣級城市影院本身就在虧損運營,再加上這次疫情的打擊,損失更重。

這次疫情起碼影響到了 4 月份或者 5 月份。 2020 年留給影院的時間,可能只有半年的經營時間,這半年如何經營,影院是繼續開還是關,這是我下一步的工作考慮的重點。

我們也在等國家的政策,也希望國家有好的政策幫助我們行業度過這一次的難關。

這次疫情對內容公司的管理能力是一個挑戰

王世勇  兩點十分動畫CEO  

我們公司漫畫業務受影響較小,但占我們收入80%的動畫業務受影響更大一些。因為十幾個流程需要協同辦公,好在我們之前就有和一些子公司進行過遠程協同,還算有一些應對措施。

受影響最大的是中期制作,模型、綁定、材質、渲染等一系列工作的溝通協同都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對電腦設備和帶寬的要求也比較高,我們現在的做法是讓技術部門的同事去公司搭建了一套可以遠程操控電腦的系統,讓員工可以在家遠程操控公司的電腦完成工作。

現在我們還在想一些方案,希望能夠把損失降到最低,目前測算感覺會折損20%左右。一是因為疫情,二是我們在武漢,所以合作伙伴來實地考察的可能性近期幾乎沒有了,只能網上溝通,這會使我們的市場成本會提高很多,也會影響我們新客戶成交的可能性。

我們公司有40%~50%的員工是非湖北籍,開完年會很多人就回家了,很多地方都在嚴控從武漢返鄉的人,有些地方政府操作比較粗糙,甚至把他們的身份證復印張貼出去,這給我們的員工身心造成了一些傷害,我們的HR和行政部門也要去安撫他們。而在武漢的員工,在初一初二那段時間很難買到物資,我們公司就統一幫他們在網上購買,公司有一個副總正好在武漢,就開車送到幾個同事家。

作為武漢的企業,我們也想為社會做一些貢獻,所以我們捐贈了幾十萬個口罩,還組織了一些人募捐,捐了 300 萬元。這個過程也遇到很多問題,一是物資非常難買,二是需要對接到相應的醫院,并且確認這些屋子是符合國家規定,可用的,另外就是物流問題,我們是大年三十捐贈的,那時候沒有物流,后來找到阿里,免費幫我們運送了。

這次疫情對整個動漫行業的影響,一是鍛煉各家公司的管理能力,過去投資方投資這個領域,看重的是創作能力,但另一個角度來講,我們開了一家公司,還要有解決一切問題的能力。二是在這段時期,一些短期的、插科打諢的內容不再有效,用戶對內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必須要能夠激起人們底層共鳴才可以。

我們最害怕的,是自己放棄自己

  亂亂  十二棟文化COO

從 17 年開始,我們就把業務重心從線上放到了線下,中國的形象IP摸索了好多年,行業基礎是場景和衍生品,線下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個國創IP,要想走向國際,肯定需要提供線下體驗和娛樂。

目前我們公司超過50%的收入來自線下,是我們重要的現金流來源。因為疫情,無論是我們的全國LLJ夾機占娃娃機店,還是我們的線下衍生品分銷,都受到很大影響。目前LLJ夾機占已經全部暫時關停。

武漢的門店是我們目前全國最大的一家門店,投入了 1000 萬左右,面積有 900 多平米,是北京三里屯店的四倍,這家店我們籌備了半年多, 2 月本身是銷售旺季,針對春節假期,我們還備了很多活動,但現在都沒法進行了。 23 號武漢封城前一天,我們接到商場通知,要求所有店鋪關店。這次疫情對春節檔造成了幾千萬的收入損失。

現在公司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管理計劃調整、內部培訓,修煉內功,為市場復蘇契機做足準備。我們很多從北京過去的協助開店的員工,也被困在了武漢。有一個同事的妻子回家過年團聚,到的第二天就封城了,現在還在武漢沒法離開。

現在現金流是我們面臨的比較嚴峻的問題,而且由于我們所處的文創行業是新興產業,政策不太可能優先扶持我們,所以對整個產業鏈的影響都會非常大。

但我們不會裁員,因為國內文創行業從業者本身就很少,下半年的市場肯定是好的,未來的市場也肯定是好的,如果我們這些公司在這個階段被打垮,整個行業就斷代了,對行業是毀滅性打擊,很可能非常長的時間都恢復不到之前的狀態。

在保證團隊內部穩定性的同時,我們還希望幫助很多產業鏈上的其他企業,保證行業的穩定性。我們現在最害怕的,就是整個行業自己放棄自己,這個行業是一個朝陽行業,真的經不起這樣的打擊。我們只能靠自救,而現在其實行業內體現出了很強的集體凝聚力。

這次疫情,將倒逼整個行業成熟

鐘召  光谷直播創始人

我在武漢市有一個商務直播的團隊,通常承接一些公司向的直播,例如行業會議、開業活動等內容,核心成員差不多有三四個人。

年前把該做的活都做完了,又碰上疫情,所以到現在還沒開工。目前閑在家里,每天也就炒炒股,投投資,收入比起以往少了很多。但整個武漢市要是一直處于目前的狀態,我就打算一直不復工,一直要等著他基本狀況改善后再開始干活。

我們的業務比較特殊,除非是只需要一兩個人的小型會議,不然連直播設備都運不過去。目前武漢市的管控非常嚴格,私家車不讓出行。直播的設備又多又重,每個人兩只手根本提不完。我們又沒有記者證,(如果偷偷出行)要是碰上交警怎么辦?至于那些涉及戶外的直播單子,那是更加無法做了。

好在目前沒什么生存壓力,我還能堅持三個月到半年左右。

目前的團隊成員,與其說是員工,更像是合伙人,所以是不給底薪,只看業務的。不復工的話,他們工資也是沒有的。我們這個行業基本上就是按業務說話,有活就有錢,沒活哪有錢呢?我除了直播也還有其他業務,有在做健康產品的銷售,同樣有公司。

碰上這么個事兒,其實我也考慮想出點力,但實在沒辦法。

我在物流園里有 800 平米的倉庫,想免費借給需要的人,直播設備也打算借出去,可沒什么人來找我們。我們現在根本出不去,出去反倒是在添亂。武漢的情況可能跟網上和電視上看的有點不一樣,要更惡劣一點。

但我覺得困難是暫時的,甚至認為在商務直播領域,今年應該會很好做。

疫情以結束之后,肯定也需要一個過渡期。武漢的企業想高速發展,肯定得對外發聲。原來整個武漢市,能用得起商務直播的都是一些有錢的單位,例如商會。企業要是連生存都出了問題,這個錢不花都不行,因為它需要向外界傳達信息。

我在武漢做商務直播快兩年了,整個氛圍、技術、人才,肯定比不上浙江、上海這些地方,武漢企業對商務直播的認知度也遠遠不夠。

這次疫情,將倒逼整個行業走向成熟。

靠技術驅動的新媒體服務企業,很擔心“不好招人”

肖宏  壹伴創始人

“壹伴”的主要產品新媒體編輯助手,很多公眾號都會用我們的工具排版。我畢業于華中科技大學,所以把公司開在了緊鄰母校的光谷。因為疫情,昔日擠擠挨挨的光谷一下子空空蕩蕩。那座全國聞名的后現代風格交通環島,如今已是車流寥落,行人稀少。

從春節假期之后,“壹伴”的四十多位員工也從未回到過光谷。根據武漢市的統一規定,所有企業的復工日期都不得早于 2 月 13 日,我們這家“以技術為核心驅動力”的公司也開始了遠程辦公。

最樂觀的返工日期是 3 月,我們已經開始考慮時間更久之后要怎么辦的問題了。 1 月中旬剛過,我們就已經為遠程辦公進行準備。現在公司的運營還不錯,各方面的數據在春節假期之后都回到了正常的水平。

疫情期間,壹伴也沒有耽誤更新升級

從具體的業務來看,“壹伴”受到的影響并不大。作為一個“業務都在線上”的新媒體編輯工具,由于不涉及實體業務, 屬于武漢地區受疫情影響最小的一類公司。

但這并不意味著,這次疫情對沒有實體業務的武漢互聯網公司毫無影響。對于一個“技術驅動”的公司來說,產品開發人員尤其重要。我們今年本來打算擴張的,但現在整個招聘計劃基本都沒辦法做了。

我們仍然堅持在線上尋找機會。疫情后肯定有人會回到武漢,現在可能也會有一些在武漢但沒有工作的人。雖然還沒有招到人,但招聘計劃已經借助互聯網招聘平臺漸漸“先跑起來”。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2012年3月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