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家在線教育公司,撐不住了

2020-02-19 14:43 稿源:新芽NewSeed  0條評論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新芽NewSeed(微信公眾號ID:pelink),作者:寧澤西,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繼線下培訓機構“兄弟連”關門倒閉后,教育行業又一家公司沒能熬到疫情結束。

新芽NewSeed(微信ID:pelink)獲悉, 2 月 13 日,在線教育公司明兮大語文宣布停止運營,創始人王嘉樹發表《致明兮家長的一封信》,信中表示,“明兮語文由于資金發生困難,目前公司已經停止運營。很抱歉在這個舉國艱難的時刻,明兮沒能走過這個冬天。”

from clipboard

但與兄弟連不同的是,明兮大語文身處在線教育賽道,被譽為大語文賽道黑馬,在本該是在線教育的春天,明兮大語文卻因拿不到融資而倒下,著實令人嘆息。

疫情當前,中小企業的生存能力面臨嚴峻考驗,即使被看好的在線教育也是危與機并存。如何熬過這場疫情,成為擺在企業面前的最大挑戰。

融資泡湯,資金鏈斷裂

節后第二家教育公司黯然倒閉

明兮大語文成立于 2016 年 11 月,開設有針對5- 12 歲人群的AI語文輕課和在線4- 6 人小班直播課程。

“在過去的一年時間里,得益于國家對語文的政策傾斜,明兮成為大語文在線教育的一名新的選手,一直處于快速發展的過程中。……公司大部分的資源都投入到產品研發中。”王嘉樹表示。

據悉,明兮大語文75%的資金被投在了產品研發上,曾一度吸引超 4000 個學員進行小班在線學習,月流水超過 600 萬。

其于 2018 年 7 月獲得李開復旗下創新工場投資。但在一年后,創新工場隨即退出,旗下投資主體廣州創新啟行創業投資合伙企業在 2019 年 3 月正式撤出股東名單。

對于倒閉原因,王嘉樹表示:“因為發展冒進,在項目初期同時開展了 4 個學年的課程研發,導致投入增速大幅增加。同時又出現對融資節奏的誤判,造成了運營資金上產生巨大的缺口。”

在最近融資中,投資方因為疫情而放棄投資,在數個輾轉難眠的夜晚后,王嘉樹做出了結束公司運營的艱難決定。

明兮語文突然停運事件,波及上千位家長。很多家長購買了價值3000- 10000 多不等的課程,還有很多沒有上完的課程。

有家長反映,明兮大語文的做法有欺詐之嫌,有的家長甚至在 2 月 8 日剛剛續費完畢,也有家長在春節前剛剛完成付費購買。

猝不及防的倒閉悲劇,也傷了不少家長用戶的心。由于明兮大語文目前受影響的這 1000 名左右用戶中,有不少是通過社群裂變和口碑撬動的方式獲取,因此不少忠實用戶深受其害,牽連身邊親戚朋友也卷入退費風波當中。

from clipboard

誰也想不到,一家口碑頗佳的在線教育公司會如此迅速的陷入絕境。

互助換課:

友商紛紛伸出援手,掀起在線教育行業暖流

幸運的是,面對疫情,行業內的互救行動正悄然展開。

對于家長最為關心的退費問題,王嘉樹團隊聯合行業內 20 多家同行,涵蓋語文、英語、數學、編程類課程,供家長轉換,同時不再收取費用。對于學生和家長來說,與其等待退款,這或許是目前可以接受的解決方案。

在“明兮學堂”公眾號更新的處理說明中,新芽Newseed了解到,截至目前,已有超過 21 家在線教育產品進入了家長選擇列表,包括語文、英語、數理思維、編程、美術等多品類教學課程。

在對外公布的接收名單中,不乏老牌教育機構和一些近年來亮點十足的新銳教育品牌。包括第一梯隊的學而思網校、猿輔導、有道;第二梯隊的凱叔講故事、西瓜創客等,第三梯隊的叮咚課堂、外教 360 等行業培訓機構。

根據明兮大語文在 2 月 13 日披露到的數據,平臺內已有過半家長選擇了課程轉換。而在明兮大語文創始人王嘉樹發布的情況說明中,轉換后的課程均為按照高于未履約費用大概1.2- 2 倍估價的課時。

對于為何接盤明兮大語文的學員,火花思維創始人羅劍向媒體透露,“明兮大部分學生都是火花的學生,完全出于幫忙,讓家長少一些損失,同時也讓大家感覺到在線教育還是可靠的。”

“免費(接手),明兮一分錢都沒有了,”羅劍進一步表示,“也不純在拉新獲客,明兮 4000 多學生,火花十多萬學生,基本他們的學生都是火花的學生,而且我們本身的語文學生也比明兮多。”

這是一場特殊時期,共克時艱的團體賽,在這場無聲的戰役中,因為人心向暖,讓冷酷的商業戰場也有了溫度。

投資人打氣:

跪著也要活下去,熬過去就是春天

“盯緊現金流。”

特殊時期里,VC/PE紛紛向被投企業發來這樣的叮囑。

易凱資本王冉認為,除非年前已經基本談定了SPA(至少要完成了全部投資人盡調),否則當前疫情對創投企業上半年融資的影響就是......幾乎肯定會把上半年的事拖到下半年。

創新工場合伙人張麗君叮囑被投企業,融資進行中的盡快結束,不要在小條款上糾結,能夠有渠道拿到銀行等貸款的,盡量爭取,“春季本身就是現金流的低點,疫情可能會給本身就有挑戰的企業雪上加霜。盡量減少現金流損耗,通過各種方式爭取做好六個月以上的現金流儲備。”。

金沙江創投朱嘯虎給創業者敲警鐘: 2003 年非典的時候,我還在創業,那一年管理費都只能拿基本生活費,到年底結余后才補發工資。今年比非典還嚴峻,對很多創業企業是生死關,一定要嚴控成本,死卡現金。最少要保持假設沒有任何收入的情況下, 6 個月的現金,最好有 12 個月,根據這個來倒算成本。跪著也要活下去,熬過去就是春天。

from clipboard

另一方面,在企業們面臨嚴峻的現金流考驗的同時,投資人眼中,在線教育的確迎來了一輪增長。

青松基金創始合伙人董占斌說:“以前大家都覺得在線教育發展的很快,但實際上整體用戶滲透率并不高,在10%以內,經過這一場疫情,可能會使得在線教育滲透率很快達到20%甚至更高。”他認為,原本預計 5 年才會達到效果,已經在加速。

而目前來看,突然的火爆也暴露了在線教育尚待解決的問題。網絡狀況不良、內容枯燥沒有互動性等問題遭到了學生的集中吐槽,部分家長也通過朋友圈等社交平臺表達了對網課帶來視力下降的擔憂。

在線教育行業仍會回到商業軌道。有多少學生會繼續留在線上上課,是在線教育能否在 2020 年得到“紅利”的判斷標準。

總結來說,疫情之下,沒有一個行業能夠置身事外,特殊時期,危與機并存,即使踩中了風口也僅僅只是做對了一件事,時刻做好最壞情況的準備才能基業長青。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2012年3月股票推荐